首页 知识百科正文

  20世纪初的法国,细菌学家卡默德和介兰,试制成功了结核杆菌的人工疫苗,又称卡介苗,使人类拥有了抵抗自己一个凶恶敌人——结核杆菌的强有力的武器,说起卡默德与介兰的成功,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故事,这个故事,还与一片矮玉米有关呢!

  一个阳光和煦微风轻拂的金秋的下午,巴黎近郊的马波泰农场上,场主马波泰先生正在自己的一片玉米地旁转悠。这时,前面来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。他们一边走,一边在讨论着什么。

  “既然詹纳在牛身上能取得种牛痘疫苗的成功,那么,结核杆菌在其他动物身上接种,也应该是行得通的呀!可为什么我们在那两头公羊身上的实验,就事与愿违呢?”

  “别急嘛!老兄,可能是我们分离提取的结核杆菌有问题。”

  “也许吧,可我心里总觉得理由不是很充分的。”

  他们谈谈说说来到了农场主的面前。

  只见面前干燥的农田里,长着一片又矮、穗儿又小的玉米。枯黄的叶子,在阳光下无精打采地低垂着。

  “今年的收成,看来很不景气呀!这玉米怎么长得这样不好,是缺乏肥料了吗?”高个子搭讪着问农场主。

  “不是的,先生。这种玉米引种到这儿已经十几代了。有些退化了。”

  农场主笑了笑说。

  “喔——,你说什么?”矮个子不无惊讶地问。

  “退化了,种子不好。”农场主重复了一遍。

  “有这等事?”高个子也来了兴致。

  只见那两个人好像得到什么宝贝似的,转过身去。匆匆地走了。“种子退化,这又有什么可稀奇的,真是少见多怪。”农场主感到很奇怪,自言自语地目送两位远去。

  那一高一矮的两位,就是卡默德与介兰。他们由玉米的退化马上联想到:如果把毒性强烈的结核杆菌,一代一代地定向培育下去的话,它的毒性是否也会退化呢?而用这种退化了毒性的结核杆菌,再注射到人体中去,那不就可以既不伤人体,又能使人体产生免疫力了么?

  于是,他们化费整整13年时间,培育出了230代的驯服了的结核杆菌作为人工疫菌,终于取得成功。为了纪念功勋卓著的科学家卡默德与介兰,人们便把这仲疫苗称做“卡介苗”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